一场秋雨一场寒

superbat
间歇性食肉动物
专注老爷一百年
杂!食!党!有allbatall出没
这里就是个杂话盒子。

woccccccccc!

今天我在eleven7里吃饭,看到一个黑发西装还略带青岛口音的男人在吃便当,一边吃一边打电话:

“哦,原来是玛丽啊,那就行了,我可以自己到玛丽那。”

然后一转眼,他就没影了,只余下一张非常干净的桌子。

顺便说一句,我在青岛www

【真人真事,我当时就傻了。】

评论
热度(2)

© 一场秋雨一场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