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Ⅳ

间歇性食肉动物
杂!食!党!
这里就是个杂话盒子。

【超蝙】时间逆转之刑(后记+番外点梗)

很久没有看到这么透彻且温柔的诠释了,非常喜欢太太的文【小心心和膝盖都献给你】对于不义超来说,最大的惩罚就是让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不能再赞同。而关于老爷的那一部分,站在极度富饶的地方却能看到极度险恶的地方,所以说老爷他无愧于最好的人类。

paradox:

因为之后想搞个本子,所以在写番外之前写写后记,谈谈超蝙之我见。


说来好笑,开始写的时候想的更多的还不是关于惩罚,而是关于宽恕。倒不是因为私心超人,虽然我觉得他的存在真的是给了人性很多种奇妙的发展方向,也不是我天生圣母心,渴望着到处播撒光明(笑)。


我上一个室友是个佛教徒,正儿八经皈依,认认真真磕了十万个大头,和她住的时候屋里烟熏缭绕,分外有宗教气氛,特别好的妹子,但因为家里的问题其实过得挺辛苦的,我总妄自揣测她这么年轻就有了宗教信仰,还是在家人反对的情况下的坚持,大概真是生活所迫。我们经常谈佛谈到半夜,其实说谈,不过是我一怼再怼,而她宽宏大量地用“你们这种没信仰的人不能理解”的表情怜悯我。


我们说起极乐和地狱,当然也谈过那句你们都知道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和所有人有过一样的困惑——凭什么?凭什么罪大恶极的人放下屠刀就能成佛,惩罚呢?在孩子的时候想以牙还牙,被打一拳最好踹一脚回去以显公平和正义,但后来想了很多,佛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地狱,每个人都要忍受自己的业火,“屠刀”又不是菜刀、杀猪刀,提起来放下去的东西,那句话可能更注重那个被省略的主语,得罪人自愿放下屠刀,那就意味着他开始认真反省自己的罪,而开始反省,开始羞愧,就开始感受到业火的存在。


成佛的时候也下了地狱,因为佛在极乐,所以极乐就是地狱。


法律可以判处罪犯死刑,可是如果罪人并不悔过,死亡对他毫无意义甚至可能是某种救赎,就像极端宗教屠戮无辜的时候,手起刀落都笃定每一滴鲜血都溅在光明上,那么死亡毫无意义,所有的惩罚也都毫无意义。


我们可以杀死躯壳,但没有杀死躯壳里的罪恶。


我想我开坑的时候,心里是这样残忍而温柔的。犯错的人能受到的最大惩罚,莫过于清醒了自己的罪,但我其实对不义超并没有太过的恶意,虽然他偏执疯狂残忍到令很多人发指。


但我其实清楚,每个超人都可能是不义超人。


就像每个善人都可能堕落,恶就像地心引力一样,只要我们还在这个球上,就扎根在每个人身上。不义的恶并非他有多么罪恶,而在于他的力量太过强大。我是后来补的BVS,大概因为电影上映的时候还没入DC,听说门槛高还恶评如潮就怂了没去,后来在网上大概终于看了完整版,老爷开始要干掉超人的原因我真的很理解。


超人没有罪,最大的罪就是过于强大,万一堕落了后果不堪设想,他抵制超人就和抵制核武器一样,别说超人比核武器不稳定多了。但老爷后来收手也能理解,因为真正错的不是超人的强大,而是人类的弱小,这就和劣币驱逐良币一样,要为大多数人的软弱去制裁一个无罪善良的人,老爷的道德感难以忍受。


而当老爷选择接受超人的存在的时候,我相信他也接受了他可能会堕落的风险。


我们都在如履薄冰地走,并且不能奢望冰面永不破碎。老爷是清醒的,是人类当初接受了超人的帮助,如果一开始就表现了明确的抵制,划清了界限,我相信就算失去露易丝,超人也没法彻底变成不义超,因为他的政权没法建立。


当然,人类这种贪便宜的懒货几乎不可能抵御的了超人给予的帮助。于是行善让超人感到正义,他无法克制的膨胀(不一定是坏的),他更认真地投入更认真地爱世界,以超强的正义感在世间行走,而他做得越来越好,他对正义的渴求越来越多,而当真正的挫折出现——超人之前几乎没有遇到过。


这样纯粹的正义感通常是孩子还有特别年轻的人才有的。是我们小心翼翼呵护的,人类本初的一种善良,但这种善良很脆弱,因为我们会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付出多少就该有所得到,对一万个人露出笑脸,起码也该得到一张笑脸才对。


但现实不是这样的,别忘了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超的堕落源于他的幼稚,但每个幼稚的孩子都会长大,有的人踏上了错误的路,直到死亡纠正他,但有些人能回来,并引以为戒成为更好的自己,我希望超人能回来,所以我写了这篇文。


而老爷,花样赞美已经没啥意义了。


我开始吃超蝙是正联上映,然后补的BVS,而让我彻底粉上老爷的,是诺兰的三部曲。一部宽恕,一部承担,而第三部崛起,影射了一种传承,这是我粗糙的理解,当时给我的震撼很大,诺兰的电影我基本都看过了,借地再吹一发诺神,当然还有芭乐老爷。


老实说,整个超英圈我真正粉的就俩土豪,但粉着两土豪的我一天到晚思考的都是该怎么打土豪分田地(开玩笑啦)。最近一直在看马哲,感觉悲观了很多也宽容了很多,在香港读书的时候研究切格瓦拉,那是我最愤怒的一个阶段,第一次真心实意愤怒于资本的生产模式,那种造成的破话和它创造的价值不成比例的模式。


资本生产的目的是再生产,这听起来有意思地像我挣钱的目的是挣更多钱...emmmm,也许少部分人是以此为乐的吧,但讨厌的是我们更多人不得不借此生存着,因为如果你有些超出挣钱的兴趣爱好,未来的路恐怕会有些狭窄。


我们都能感受到,我们不能完全凭着我们的兴趣挣钱生存,好像我们的兴趣本身没啥价值一样。幸运的人可以,但不幸才是世上的大部分,我都快说服自己事实本如此,但真的吗?意义被赋予,价值被赋予,我被欺骗或者强迫着把自己的生命卖给其他人,或者说大多数人都被欺骗或者强迫着把自己的生命卖给金钱。


我担心我的描述给人一种粪土当年万户侯的错觉,以至于认识我的很多朋友总觉得我视钱财如粪土,恰恰相反,我觉得钱太重要了,有些过头了,我只是为这种现实烦躁困惑,且愤愤不平。我总会思考这么一个傻逼问题——为什么有人可以这么有钱而有人却因为贫困死去,而更傻的是,他们的财富还能传承下去,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他们的后裔会越来越优秀,而优秀的后裔会创造更大的财富。


这听起来合情合理,物竞天择,公平竞争——狗屁。


我并不仇富,有些人的确有能力获得比他人更多的财富,我只是讨厌这种机制聚集财富的动机,它并非是为了把世界变得更好,而是为了把极少数一部分人变得更“肥”。而在上层的那些人,我们谈论的上流人士,鲜有能跳脱他们的财富的。


我曾如此崇敬托尔斯泰,那原因和我尊敬超英里面两位巨富类似。


为什么超英不全由平民组成,而加入两位超级富豪。看样子好像是用他们的财富追评其他超能力者,但现实一点,超能力为所未闻,超级巨富确实存在,用他俩作为这些顶层人士的代表好像能让他们的形象好看些?


某种程度上或许有这个目的,毕竟蝙蝠侠和钢铁侠都是老美资本的代表人物,如果换到我国,反正我想象不出来“王思聪”会成为他们中任何类似的人物。但不管是粉饰或者寄托,他们诞生至今已有了更多丰富的含义。


蝙蝠侠出生在哥谭,他立志于拯救哥谭,钢铁侠诞生于罪恶,他选择承担责任。


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了未来的走向。他们终于在极度富饶的地方,看到世界上极度险恶的地方,而世界的这些疮疤,几乎都来自于那些少有的富饶,但他们没有选择避而不见,有良心的人做善事,而选择用自己的富饶填补世界缺陷的人,我们管他叫超级英雄。


他们是真的有可能存在的。


正如恩格斯的富裕孕育出马克思主义,我不仇恨富贵,我只是仇恨它延伸的锁链捆绑了贫瘠的世界。


总有人想强调不管是蝙蝠侠也好还是钢铁侠也好,他们做了这么多,已经不欠世界什么。但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认为让世界变得更好(或者别让它更糟)是我们应尽的责任,那我们都欠着世界什么,直到我们在这片土地上咽下最后一口气。


只是有人还有人不还的问题。


我从不为他们的重负哀嚎,我承认他们值得更好的,但我也知道他们能承担更多的。


就像三部曲之二结尾的时候——“人们为什么追捕蝙蝠侠?


因为人们还不值得他,


因为他能承担得了那些罪恶。”




人们为什么要钉死耶稣。


因为耶稣选择成了耶稣,而他在第七天的时候,会回来。




————————————————


我希望上面说的能解答一些疑惑。


其实我也是喜欢写一些细水长流的故事的,夫夫俩没羞没臊过日子,拯救地球养孩子的故事。


所以虽然我在正文里塞了那么多杂七杂八的想法进去,番外会轻松温暖很多...嗯,反正该虐也虐完了。


最后为什么要ABO呢,为了强行解释文里的老爷为什么变甜了....如果把O普遍意义上认为靠近女性的话,我觉得女性天生会比男性多一点温柔和坚韧,不管是思想还是表达,这也是HE的保证啊QAQ。


我并没有弱化老爷的意思,事实上,我觉得最了不起的强大恰恰是温柔,女性也不是娘的代表,只是某种程度上来说更敏感缜密,优秀的男性身上必然是存在一些被认为是女性的思考模式...一如贾宝玉,不能说宝玉强大,但他有股明澈的智慧,然他能更理解女性看清世界的真实。


大概会放一两篇番外在网上,其他塞到本子里。这半个月来写了差不多六万字,最高记录是一天一万五...写到后面都在机械打字了_(:з」∠)_,很多地方其实有些仓促,我后期还会微调一下,不知道多少人会要本,但时间线会拖得有点长,因为答应给我封面的宝要去高考....~最后感谢大家喜欢=v=


因为明天是我生日,番外求大家点梗,我要厚颜无耻的决定选一个送给我自己!



评论
热度(457)
  1. 少侠游Paradox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也太好看了!描述不出来的好看

© 7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