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秋雨一场寒

superbat
间歇性食肉动物
专注老爷一百年
杂!食!党!有allbatall出没
这里就是个杂话盒子。

(DC漫威/蝙蝠铁)明日之城

草川april:

  ①蝙蝠铁。蝙蝠是不义蝙。
  ②背景有没有隐超蝙请见仁见智。
  ③部分细节私设。


  男人苏醒过来。


  刺目的阳光照射在面孔上,毫不留情的。他听着老管家没有半点儿怜悯的将窗帘拉开,放任太阳刺激着可怜的夜行生物,从喉咙深处发出不悦的咕噜声。


  他眼睫颤了颤,睁开。那对蓝眼睛不像是天空,而是深海的颜色。有那么一秒钟,男人仅仅只是贪婪的、留恋的看着,然后他伸出手,扼住了老管家的喉咙。


  “阿福。”蝙蝠侠说,“你已经死了。又是谁复活了我?”


  ***


  他跟着政府人员的步伐走。


  这是个特工。白人。不超过三十五岁。资历不浅,至少有过十五年的任务经历。呼吸很轻,努力克制情绪。激动?紧张?


  布鲁斯·韦恩没有出声。这张雕塑般俊美的面孔上没泄露出一丝情绪,深海浮起冰层。多维投影已经溃散,紧接着走进房间解释的就是这些特工。“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神盾局。


  无数种猜想在脑海里翻腾起来。他估算着现在的时代,想着距离自己死亡已经有多久。这不应该。自从推翻了……超人的独裁之后,世界已不再需要英雄。他不该醒来。


  他们停步在密闭的房间前。菲尔·寇森短促的深呼吸一下,伸手要打开隔离层。布鲁斯抬手拦住。


  “让我进去。”布鲁斯说。


  “……不行。”寇森犹豫了一下,“这太危险了。”他又停顿了一下,声音很轻的补充了一句称谓:“韦恩领袖。”


  蝙蝠侠扯出一个没有任何意味的讥笑。


  “而你们甚至还开着红太阳灯。”


  ***


  “你怎么敢这么做,卡尔·埃尔。”蝙蝠侠说,“你怎么敢。”


  霸占着孤独王座的神祗动了动,微微俯下身,露出一个傲慢的笑容。他的手指颤了颤,哆嗦着握紧水晶扶手。


  有那么一瞬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殷红的光线给他们笼上一层不详之光,短短的距离里蝙蝠侠与超人遥望彼此,都觉得对方像一个怪物。


  “我以为你会想到这个。”


  卡尔·埃尔先开了口。他保持自己声音平稳,无论什么样的波动都不该出现在这么一个罪孽深重的君主身上。


  “一个小契约。或者别的什么,魔法,之类的。”他甚至得意洋洋的摊开了手,“你知道,我对魔法实在抵抗不住。”


  蝙蝠侠保持着缄默。


  暴虐的神明继续说了下去。


  “我觉得,让你就这么解脱,太傻了。”氪星人说,重复着。“……太傻了。”他说,“留我一个在这个世界上。一天天回忆着。我听不见你的心跳。我知道你解脱了。”卡尔说,话语开始颠三倒四,“太傻了。这不公平。……该我了。”


  他突然咳嗽起来。痛苦的在王座上缩成一团,血块和破碎的脏器从捂住的指缝里迸溅,砸落在水晶的囚笼里。


  蝙蝠侠像是凝固了一样,站在原地。不动弹。


  那高高在上的神明倒下了。


  那双天空一样的蓝眼睛看过来,蕴着光。快活得不得了。


  “该我了。”卡尔喃喃着说。“我要去见见我的老朋友们了。路易斯……还有你的教子,”他冲着布鲁斯得意的笑了下,“啊,还有沙赞,奥利弗,……阿尔弗雷德。那么多人。”他低声絮叨着,不在乎暗色的鲜血污脏了君王的冠冕。奇怪的是,这神祗的鲜血竟也是血红的。


  轻微的抽搐逐渐停止下来,那种喉咙无法发声的嘶嘶喘气也减缓了。最后的氪星人深吸一口气,一点点抬起手,把傲慢抹去脑后的头发抓乱,竟搞成了一个老土的发型。


  “晚安,布鲁斯。”


  超人说,语气温和。


  “晚安。克拉克。”


  蝙蝠侠这样回答。


  ***


  这个世界里,没有人不曾听说过蝙蝠侠的名字。


  他是布鲁斯·韦恩。伪装的花花公子。真正的超级英雄。自由的卫士。在仅仅余留下他自己的绝望境地里,呼唤了平行世界的援助,最终把超人的极权统治推翻,还给人类以自由。


  近百年过去之后,因超人而死去、因超人而复苏的英雄,提出的唯一一个要求,是将超人送回堪萨斯州。


  男人微微低垂着头。额发和眼睫遮住了他所有的神色。一双属于花花公子和骑士的手指轻轻搭在超人的棺椁上,没有再施加一丝力气。


  “他叫克拉克·肯特。”


  只有在牧师前来询问的时候,他突然轻声的开了口。


  “睡在这里的不是卡尔·埃尔。”蝙蝠侠又说了一遍。“他是克拉克。”


  ***


  “嗨,伙计,你还好吗?”


  一片静默里,托尼·斯塔克走过来,自来熟的用手肘碰了碰布鲁斯的腰侧。


  快速浏览着政府资料的男人偏了偏头。深海的暗沉从他眼角淡去,不过转瞬之间,换成了昂贵却廉价的宝石蓝。


  布鲁西轻佻的笑了一下。


  “黑咖啡,多奶多糖。不客气。”


  正襟危坐的客厅另一边、因为再一次见到反抗军领袖而暗自紧张的美国队长,发出被呛到一样的咳嗽声。


  ***


  所有人都承认,和蝙蝠侠一起战斗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他能顾虑到360度,而这话可是我说的。”鹰眼说着伸了个懒腰,“这家伙绝对有个复眼,不用回头都能看到你背后,你信吗?”


  “真高兴我们终于有了个大家长,”黑寡妇开了个玩笑,而美国队长深吸一口气,转回来看着钢铁侠:“为什么每次我指挥的时候你总是会搞出点问题,而蝙蝠侠指挥的时候就什么事都没有呢?托尼?”


  “……”托尼·斯塔克不出声。


  因为,和蝙蝠侠生活在一起的感觉,简直糟透了。


  ***


  布鲁斯·韦恩身上的毛病,和托尼·斯塔克比起来,一点也不少。


  悲观主义。怀疑癖晚期。无可救药的工作狂。


  牺牲主义。个人英雄主义。自毁倾向。


  不动声色的控制狂。计划控。强迫症。疑似精神分裂。


  托尼不止一次怀疑那个皮囊下究竟有几个人格,能让他在第一天玩笑般的倒了杯咖啡后得到布鲁西的一个轻佻眨眼,第二天得到一声沉稳的“多谢”,第三天得到蝙蝠侠怀疑的一个眼神。


  他本来不该这么在意的……可是好吧。谁让这个人是该死的蝙蝠侠!他从出生起就没绕出过这个怪圈!每本书上都有对这个英雄的歌功颂德,每个人都对这家伙赞不绝口,甚至等托尼戏剧般的成为钢铁侠,又因为同样身为亿万富翁和超级英雄的相似性,世人和媒体又将他和蝙蝠侠比较来比较去!还净是挑他身上的刺!


  他心里窝火。童年时的个人英雄崇拜早不知道扔到了哪里去。


  ……直到奇迹发生。活生生的、重归生命巅峰的蝙蝠侠,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托尼·斯塔克才不稀罕超人。曾经的英雄又怎么样,氪星遗孤又怎么样,只一条“杀死无辜之人”,就在斯塔克这里犯了死罪。


  而蝙蝠侠……


  好吧。他是蝙蝠侠。


  住在斯塔克大厦的前几天托尼几乎没法睡觉。他绝对不承认这种见偶像一样的亢奋情绪会出现在自己身上,也不承认自己有稍微――一丁点儿――羡慕,羡慕着曾经参加过反抗军的美国队长。


  然后,在贾维斯报告说“韦恩先生身体指数不稳定”的声音里,托尼意识到,蝙蝠侠也是凡人。


  甚至是正义联盟里唯一的、没有丝毫超能力的,普通人。


  布鲁斯太会伪装了。


  白天里他不动声色的了解着局势,同所有人交谈,戴上不同的面具。


  晚上,……晚上,他无法入眠。


  这个人甚至保持着精准到秒的训练日程,而斯塔克大厦的咖啡消耗也维持在一个非常合理的范围内。


  假如不是贾维斯……假如不是贾维斯,这个人会咬着牙空耗到什么程度才被人发现,托尼简直不能想象。


  托尼·斯塔克盯着工作室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自己漆成黑色的手甲,瞪了会儿眼睛,终于挫败的扔下扳手。


  算了吧。得了。他认输。


  托尼·斯塔克认输。


  他抹了把脸,毫不在乎的把机油蹭了一额头,然后假装不在意的出门,敲开关着灯的客房,把蝙蝠侠拖出来同他一起讨论机甲制造。


  他本来不在乎对方能不能听懂,反正也只是找个理由……不过事实上,蝙蝠侠好像什么都懂。


  超人的极权与之后全世界的政权动荡,让地球的科技水平倒退许多年。本意是想分散对方注意力的托尼,到最后一头栽了进去,拉着布鲁斯的胳膊不放,心心念念要还原力抗正义联盟主力军的地狱盔甲。


  黑发蓝眼睛的男人看着他不说话。极度跳跃和亢奋的思维让托尼的话题越扯越远,天色似乎有些发亮,而亮白荧光的工作室里,那男人似乎露出一点无可奈何的笑,又似乎没有。


  从那一刻,托尼模模糊糊的意识到,他好像再也没法放任这混蛋一人。


  托尼开始缠着他。


  工作的时候也好,休闲泡吧的时候也好,黑进神盾局网络的时候也好,(“嗨!我有贾维斯!”“谢谢您还记得我,先生。”)甚至战斗的时候。


  他不能再随便逞英雄了。他必须要注意自己的生命安全,看着点儿机甲的能源,更注意和队友的配合,防止有什么敌人出其不意的偷袭。


  ――因为,有一个人,比托尼·斯塔克还更富有牺牲精神、更崇高、更容易受伤。


  所以他必须要保护好自己才行,要更加仔细这条性命才行。


  钢铁侠要保护一个人。


  而除了他以外,又还会有谁,把眼前这个漆黑可怖的翼手目怪物,看成是布鲁斯·韦恩呢?


  至少在托尼·斯塔克眼里,蝙蝠侠可以不是英雄。


  而等到时间流逝,过去了很久、很久以后。


  钢铁侠懒洋洋的仰躺在布艺沙发上,一双属于花花公子和骑士的手,轻缓的梳理着他的头发。


  托尼突然说:


  “你是故意的。”
 
  除了刚刚相遇的那段时间,之后的那一堆毛病,那些无法掩饰的脆弱,那些心理上的伤痕,那些让他顾不得自己的毛病、全心全意都要陪布鲁斯一起走出来的悲恸。


  “……你是故意的。”


  托尼嘟囔着,翻了个身,把面孔埋进男人怀里,将炽热的吐息全部报复性的喷洒进这件昂贵的丝绸衬衫里。


  在他的头顶上,托尼听见黑暗骑士忍俊不禁的笑声,震颤着胸膛,让他钢铁的心脏里也涌起一阵暖意。


  而这一次,这笑容是真的。


  END

评论
热度(228)
  1. 一场秋雨一场寒草川april 转载了此文字

© 一场秋雨一场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