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秋雨一场寒

superbat
间歇性食肉动物
专注老爷一百年
杂!食!党!有allbatall出没
这里就是个杂话盒子。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傻白甜一发完/变着法子折腾儿子和队员的小两口)

可爱到爆炸XXXXXD

宜尔哈:

简介:“我要和蝙蝠侠结婚!”超人大声宣布道。


         “那就赶紧滚去结婚!”所有人都转过头吼他。








——————————————————






蝙蝠侠靠在一堆废墟里,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块没裂开的地板,犄角怪的体液弄得他全身都是,恶心透顶。超人落在他身旁,装作无意的抖了抖他干净的制服还有披风,蝙蝠侠真心觉得不公平——凭什么这家伙就在那股黏液喷过来的时候迅速飞走了?凭什么他可以一回家就啥都不想的躺在床上看《西部世界》,他却得在淋浴室耗上一个小时甚至两个小时洗掉那些恶臭?




卡尔明显在想着什么事情,他的小红靴互相蹭来蹭去,如果不是他能漂浮,估计早就摔成倒插葱了。“布鲁斯。”他说,蝙蝠侠还没来得及警告他别暴露自己的秘密身份,他就单膝下跪了,“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太好啦!”“我预约了伴郎的位置,你们都别和我抢。”“想多了哈尔,他们肯定需要两个伴郎——”此起彼伏的声音在频道里响起,两人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们好像忘记关上了通讯仪。




蝙蝠侠差点丢掉了他的试管,太可惜了,那可是个崭新的样本,“刚刚犄角怪顶着你的脑子了吗?卡尔艾尔。”他问道,“现在?你是不是哪里出了点毛病?”




“这个场景非常适合。”卡尔耐心的和他解释,“我们正式相识在对抗同一个敌人的战争中,然后我们在战争中相互了解,互生爱意,而现在我们也处于一场战争中,所以我决定向你求婚。”




他手上还抱着一个从犄角兽脚下揪出来的女性记者,看起来倒像给他们捧了件求婚用的礼物。蝙蝠侠拼命摇着头,把这个该死的念头从脑子里赶走。那个女孩受了点擦伤,左边胳膊扭了一下,不过都不严重,因此还可以对他尖叫着说:“快点答应他啊!犹豫什么啊!蝙蝠侠!你和他多般配啊!”




两个疯子凑在一起了,蝙蝠侠头疼得厉害,只好说:“你先把这个女人送到安全的地方。”




卡尔对他眨眨眼:“接着我们就会谈论此事吗?”




“这能让你闭嘴吗?”




“暂时可以。”




“那好,我们也许过一会会谈论此事。”蝙蝠侠在“也许”上咬了重音。




“他真是有够嘴硬的。”蝙蝠侠抛出钩爪离开的时候那女孩对克拉克说。




“你说的没错。”卡尔哈哈大笑。耳机里传来了一阵来自于蝙蝠侠的咒骂声。






——————————————————






“克拉克。”路易斯走到他身侧,抽走了他的笔,“放下你手上的活,有人找你,这是首要事件。”




克拉克勉强把注意力从屏幕上抽出,“有多重要?”




路易斯瞪他:“比你的体育版头条重要,小镇男孩,大老板来了。”她说的大老板就是哥谭那位浪荡子。




想到上一次布鲁斯给属下所有员工都安排了一个月的又苦又涩的速溶咖啡,就是因为他在办公室多拖拉了几分钟。克拉克打了个寒颤,连忙收拾文件抱在怀里,匆匆的往路易斯指示的地点走去。诺大的会议室空荡荡的,就布鲁斯一个人坐在中间,正支着下巴上上下下打量他。




“布鲁斯?”这种试探性的眼神让克拉克全身不自在,他只好开口打断这诡异的沉默,“你来这干嘛?有事我们可以晚上值班再说。”




“介于你糟糕的穿着品味。”布鲁斯洋洋得意的站起来,慢吞吞的走到克拉克身边,手上捧着一只黑色天鹅绒的盒子。他打开了盒盖,“...你觉得我送你一条钻石红内裤怎么样?还能防弹的那种?”




克拉克噎住了,他颤抖着手指夹起盒子里那条相当沉也相当贵的内裤——布鲁斯的创造力总能刷新他的底限,“它很好看,但你为什么要造那种东西?”这简直是穷奢极恶浪费资源的典型,万恶的有钱人的享福主义...钻石内裤美得就该呆在展示柜里,而不是当一件衣服穿...唔,好吧,床上除外。




布鲁斯揽着他的肩膀,“甜心,你觉得我造它是为了什么?”




“呃——”




“我重新考虑了我们的关系。”布鲁斯大声的说道,“我们已经交往三年多啦,这个时候,我们的关系应该准备的升华一下了。”




克拉克盯着那闪闪发光的钻石,“所以你在向我求婚?”




“当然。”




“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布鲁斯在他侧脸上重重的啵了一口,“你还要犹豫什么呢?这可是全世界最有钱的人向你求婚!你可以想象你将会顶着满口金牙来星球日报上班吗?”




不,我不想,克拉克在心里哀嚎,“布鲁斯,我觉得我们还是需要...更多的时间相互了解,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我不想以后后悔。”




他的男朋友看起来很失望,“好吧。”他沮丧的瘫倒在自己的椅子上,“那你总得留下我的礼物,这个尺码只有你才能穿得上。”




克拉克不忍心告诉他自己随手一捏就能捏出钻石,“当然。”他说,努力装出一副被一条钻石内裤感动的样子,“我一定会穿的,布鲁斯。”






——————————————————






蝙蝠侠开始后悔他今天来参加了例会。




“感谢赫拉。”他刚打开开会议室的门,就看到里头的会议桌不见了,几个成员不知道从哪搬来了沙发,推推搡搡的坐成一排。戴安娜坐在最正中,脚压着闪电侠的大腿,脑袋靠在沙发垫上,笑个没停。




“你终于来了?”戴安娜看见他,朝他招招手,示意他坐到自己这来,但蝙蝠侠拒绝给她当靠垫,于是他就只是走了过去,“卡尔去哪了?”他环视了一圈都没看见超人,就问道,“今天本该是他的陈述会议,为什么他人不在?”




戴安娜指指外头。




嫁给我——大大的由烟雾组成的字体。




“哦不,不,千万别是这样。”蝙蝠侠绝望的喃喃,他伸出手挡住那些蠢得要死的文字,“不要是超人...千万不要是超人在做这种事——”




但是事实往往让他失望,那顶着红蓝制服的飞翔着的男人显然还没忙完,立志于把他的名字一起写上。




嫁给我,B——




巴里和哈尔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笑声,整个暸望塔都在他们的笑声下抖动着。蝙蝠侠再度试图蒙住自己的眼睛,好像这样做就能让那些字体彻底的消失,“电脑,让超人马上,立刻,停下来。”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命令道,戴安娜似乎看热闹不嫌事大,笑嘻嘻的问他,“那你要答应他的求婚吗,蝙蝠侠?”




“我结婚个...”屁,在脱口之前他及时悬崖勒马,黑下了脸,决定追究所有在场的人的责任,“你们谁出的主意?给我站出来。”




“你不觉得这很浪漫吗?”戴安娜说,“把爱语写在空中什么的——真是太有才了。”




巴里表示赞同:“我想全世界的媒体都得开始猜测订婚典礼的宾客名单了。”蝙蝠侠“感激”的送了他们一人一个白眼。




“全世界。”他低声嘟囔,在把卡尔骂了一顿之后他还有些心神不宁,投入工作也没法全心全意,“这下真的麻烦大了——”






——————————————————






他们一致同意,双方协定,或者大部分也能代表全部——选了个大家都空闲的日子举办家宴,参与人士:布鲁斯老爷,四位韦恩家的少爷,还有应邀而来的克拉克少爷和康纳少爷。




克拉克私底下把这场聚会叫做闹剧,因为布鲁斯那几个孩子的关系真的没好到坐在一张桌子上、还能互相谦让最后一块薄饼的阶段。结果如他所料,克拉克坐在他男朋友下手,迪克坐在另一边,其他人平均的分配到桌子的两边...这看上去似乎没有哪里不对——但他的儿子却不得不挤在提姆和达米安之间,这就有点猫腻了。




两个小的在争夺一片烧肉。杰森就一直在不断的取走迪克正要取走的食物,他时机把握得恰到好处,每一次看上去就只能说是巧合。但克拉克想迪克一定知道对方的意图,因为他刚刚直接端掉了杰森的盘子,完成复仇。




阻止这场晚餐不演变成一场汽水、火鸡胸还有土豆泥的战斗的唯一屏障,就是布鲁斯严厉的警告他们:不准打架!




是啊,吃饭之前就说过了。




康纳像个三明治一样被挤在两人之间,一方面得制止他的男朋友狠心弑弟,一方面又得挡着达米安那随时丢过来的暗器,他拿着叉子,时不时伸出它拦截一下不明飞行物,忙得不可开交。克拉克希望康纳今天能吃饱,下次他一定不带他来了,他可怜的儿子。




“当当当。”布鲁斯敲了敲玻璃杯,所有人停下明争暗斗,齐刷刷的看向他。他清了清嗓子,“我想你们都对这两位客人很熟了。”他对克拉克温柔的笑笑,“今天我聚集我的家人一起,就是为了见证一件事情。”




“我打算向克拉克求婚。”




“我没意见!”迪克抢先答道,“吵什么迪基鸟。”杰森咕哝一句,但他看上去也不太反对,“小翅膀,把那边的蔬菜递给我一下。”迪克像是没听到他的讽刺,自顾自的向他索要着蔬菜。




“自己拿,有手有脚的,我又不是你的保姆。”




“杰森少爷。”一旁没说话的阿尔弗雷迪出声提醒他,“沙拉就在您的手边,迪克少爷的大腿还绑着绷带不好起身——您可以试着帮一帮迪克少爷。”




杰森一副超级不耐烦的样子,不过他还是把蔬菜丢到了迪克面前。




比起这边勉强算得上其乐融融的场景,达米安的反应就要剧烈得多。他猛地站起来,也不和德雷克抢碗里的豆子了,“父亲,你不能找一个危险分子给我当继母!”他生气的指出,“他还着带一个儿子,我不想再有一个名义上的兄长了——这件事我绝对不同意!”




提姆在一边凉凉的说:“我也不同意。”




二比二,陷入僵局,克拉克接受到布鲁斯的眼神,轻轻的耸耸肩,你看,我说什么来着。




什么?




他们肯定不会同意,克拉克斩钉截铁的用眼神告诉他,所以你还是放弃求婚吧,布鲁斯,我们继续当情侣也挺好的,他安抚道。




布鲁斯略一迟疑,承认他再次求婚失败只比拯救地球容易一点点,他无奈的叹气,“追寻真爱的过程总是这么困难重重——”他有一瞬间的消沉,但随即就戏剧性的振作起来了,“但我永远都不会放弃的。”




克拉克给予了他充分的同情和鼓励。






——————————————————






戴安娜又开始焦虑了,她现在一看到伤心难过还跑过来找她的超人就头疼,今天又出啥事了?说好了吗?没说好来找她干嘛?这小两口按日精神骚扰联盟成员,大家不堪忍受,都找着借口哭着喊着不要和他俩一起值班了。戴安娜是唯几几个友谊至上其他不管的朋友,顽强的捱过了好几年,可她最近也要受不了了。




“蝙蝠侠还是不答应我的求婚。”卡尔双腿叉开,毫无罪恶感的占据了她的靠椅,接着还要把她当垃圾桶用,“戴安娜,是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吗?我会尽量改正的。”




“问你的男朋友去,动动你自己的脑袋。”




“你看,这就是问题。”他低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我试了所有的求婚方式,单膝下跪、空中写字...做了这么多,但他甚至都没给我一个好脸!这太过分了。”




“卡尔。”戴安娜耐着性子劝他,“也许他只是想要一些个人空间。”




卡尔好像被吓到了,“我不会和他分手的。”想到这个他胸口就隐隐的痛了起来,“...不会的。”




神奇女性气得想打他。“我的意思是,我没有说你要和他分手或者他要和你分手,只是...空间,你懂吗?他觉得现在不是最适合结婚的时候。”




“这根本就没有最适合的时候。”卡尔说,“我们每天都把脑袋挂在脖子上,随时都可能为了正义而死去,从某些方面上来说我们几乎一无所有。”他无意识捏碎了靠椅的扶手,戴安娜皱起眉毛,“你不能这么想,卡尔,你真的不要想太多了。”她劝道。




“可我只能看着他一个人。”他心情低落,时不时轻踢着桌脚的动作让戴安娜心惊肉跳的,“他一直一个人,不要任何人陪伴,倔强又不讲理,宁愿自己遍体鳞伤也不说——我以为如果我们结婚,我就能名正言顺的拖着他去睡觉,取消掉那些过度絮烦的任务,告诉他他的丈夫有多么的担心他...我——”卡尔响亮的吸了吸鼻子,“——我想保护他,戴安娜。”




“其实你们这样也挺好。”戴安娜试图开解他,虽然她真的心不甘情不愿,“我向你保证,卡尔,蝙蝠侠肯定是想和你结婚的,他向来恨不得给他所有的东西都打上标记,如今有了个合法合理的途径的,他一定不会放过的,所以卡尔——”




“你觉得他其实是答应我了?”




“啊?”戴安娜愣了愣,对上卡尔那双突然亮起来的眸子,半天没反应过来,“我没这么...”




“我知道了。”卡尔从凳子上跳起来——真的是跳起来,地上多了两个坑——给了她一个分量十足的拥抱,“谢谢你,戴安娜,我会听你的话的。”




“喂!我什么都没说啊!”眼看着卡尔一溜烟就跑了,戴安娜赶紧追了上去。她比不上超级速度,于是比人家慢了一点,等她跑到值班室,正好见证超人拿着一本不知道从哪找来的婚宴策划书,对着里头的蛋糕的款式指手划脚。




蝙蝠侠平静的等他说完胸花的选择,这才慢悠悠的开口问道:“谁告诉你我答应和你结婚了?”




卡尔咧开嘴,指了指刚在那站定的神奇女侠,“戴安娜。”




我再帮你俩就是蠢!




她哀嚎一声,在蝙蝠侠森冷的眼神扫过来之前就赶紧逃走了。






——————————————————






克拉克在一阵头晕中醒来,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被击昏前的记忆如同流水似的灌入了他的大脑,持枪者,炸弹,瞄准他的枪口,还有冲过来的人影...哦不,他瞳孔睁大,慌忙爬起身到处找布鲁斯——是布鲁斯为他挡下那一击——拉奥啊。




他用力翻开那旁边杂乱的砖块,拼命在大楼的废墟里找着他的男朋友,别让我失去你,他哽咽着,别离开我,求你了...布鲁斯。




突然,他右手边有块木头动了动,他连忙推开那沉重的,破碎的房梁,果不其然他的丈夫浑身都是灰的倒在那,脸上脏兮兮的,不过精神看上去还不错。




“哦布鲁斯!”他马上扑上去,小心的不压着对方任何可能的伤口。布鲁斯紧紧的合了一下眼睛,像是在稳定情绪——换作是谁也不会在一场意外后还这么冷静,“你没事吧。”他问道,嗓子又沉又哑,像陈旧的手风琴。克拉克摇摇头,“我没事。”




他又问:“孩子们呢?”




克拉克抬起头左右环顾了一会,小声告诉他:“他们都没受伤,你放心,我先把你背出去。”




布鲁斯紧绷的背脊终于放松了,“那敌人呢。”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克拉克笑着拍拍他占满灰尘和汗水的额头,“正义联盟把它们打跑啦。没有人员伤亡,除了你这个给我挡子弹的傻子。”




布鲁斯捧住他的脸,温柔的说:“我不能看着你受伤,我不可能做得到。”




那深情几乎能溺毙他了,克拉克双颊微微泛红,有他在他的身边,无时无刻的告诉他提醒他他是安全的,而且被全心全意的爱着的,脑子里突然有个声音叮叮当当的响起,原本那只是一个杂音,但是随着日子渐长,逐渐发展到克拉克无法忽视的地步了;它用着好几种语言在他耳边呓语:有这样一个人,这辈子还求些什么呢?




他心中感触良多,便垂着头注视着布鲁斯那张风尘仆仆却不改英俊的脸,“YES。”他轻轻的回应道。




布鲁斯的动作一顿,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他,“你在yes什么,哇——快看,夜翼和红罗宾正往这冲过来——”




“YES。”克拉克不厌其烦的又说了一次,同时扶着人家的肩膀躺下,让他们靠得更紧;布鲁斯只是半懂不懂的接受了温香软玉在怀的事实,他不理解为什么克拉克这个时候要对他投怀送抱。




“什么yes?”




“我说好。”克拉克凑到他耳边,用着不大不小的音量说道,“我同意你的求婚。”




布鲁斯转过头惊讶的看着他:“这是什么年代的求婚指南啊。”




“肯特家专用。”克拉克俏皮的朝他一笑,“你满意吗?”




他们的手掌若有若无的碰在一起,熟悉的温度通过指尖上的毛细血管传到对方的身体里。克拉克答应他了?真的答应他了?布鲁斯身体里充斥着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那么好的男人,现在终于彻底属于他了?激动的情绪一波一波涌来,让他说话都开始有些结结巴巴了。




“你想好了吗?”他犹豫的说道,“我是说,你是个毫无负面新闻,正直又讨人喜欢的男人,而我只是一个惹事生非,会四处捣乱的家伙——”说出来太讽刺了,天差地别的两个人到底是怎么搞到一起的?




“不,你才不是。”克拉克说,甚至为他的自我批评生气,“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男人,充满正义感,风趣又可爱,恰到好处的神秘感,谁会不喜欢你呢?布鲁斯?”他亲吻着他干涩脱皮的双唇,“好啦,抱怨鬼,我才不会质疑我的选人品味的。你也最好给我乖乖闭嘴,等我们完成了宴会布置、挑选礼服、订发邀请函这些繁琐事,你有的是时间唠唠叨叨的。”




“至少我有了一卷文书把你和我牢牢的捆在一起了。”布鲁斯兀自嘀咕,不慌不忙的回应克拉克的送吻,“我需要全世界,哦不,全宇宙都知道这个身材脸蛋脾气都一级棒的家伙有主了,他早就被韦恩家预定了——”




“实际上我做到了。”克拉克说,“你还记得那次的天空求婚吗?没人再能插入我们之间了,亲爱的。”




布鲁斯皱着眉头冥思苦想了一会。“好吧。”他心不甘情不愿的承认道,“算那些外星人走运了,就这样吧。”




克拉克大笑着,又伸过头亲了亲他。




这就是迪克和提姆到这看到的情景,两人嘴角抽搐,好半天一句话也没说出来。布鲁斯余光瞥见他俩,连忙拉起克拉克,高兴的朝着他们喊了一声:“嗨。红罗宾和夜翼,先生们,多谢你们来救我和我的丈夫。”




克拉克温和的点了点头示意。却只见他们的脸庞僵得更厉害了。




“呃,不用谢。”最终是见多识广的夜翼比较淡定,率先开口说道,“这还是蝙蝠侠和超人的功劳,他们刚刚救完人就...”迪克吞了口口水,眼珠子滚来滚去,完全不敢和他俩对视,“...就消失了。”




“那真是太感谢他们了。”克拉克接口道,话说得那叫一个云淡风轻,“如果有机会,我们一定会亲自谢谢他们两个。”




布鲁斯点点头,随即笑吟吟的看着两位超级英雄,“那是当然。”




两个人都是笑着的,但为什么他却觉得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了?迪克的腿肚子都在打颤。他在心底痛骂给他分配任务的沃利,不帮他一把就算了,还故意留坑给他跳…该死的,他绝望的想,现在谁来救救他啊。




提姆这时救了他,他向来擅长随机应变,面对这种情景还是能镇定下来的。他一把攥住夜翼的制服,大声说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韦恩先生,你早些回家,你的几个儿子还在家里等你呢——”说完他俩就飞快的消失了。




克拉克忍不住了,扑哧的笑出声来,“他们也挺不容易的,是不是?”他牵着布鲁斯的手,在身侧晃来晃去。而布鲁斯装模作样的端着架子,“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在宾客名单上添上他俩。”




他们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里的调侃意味。






——————————————————






另一边,迪克心情复杂的把炸弹的残骸丢在手术台上,电脑自动的检查着里头的零件出自哪个企业。




提姆同样心情复杂的走进蝙蝠洞,迪克给他让了一个位置。




“今年的完了吧。”半晌,提姆问道。




“完了。”迪克说道,表情十分痛苦,估计心里更痛苦,“达米安,你得再背背你的剧本了,大概明天你就得扮演阻扰父亲和后母结婚的叛逆小孩了。”




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巨大的玻璃破碎声。蝙蝠洞坐着的两个人却目光呆滞,置若罔闻,好像灵魂已经出离了躯壳。




他们都在心里咆哮着:“这两个家伙非得要一年求一次婚吗?!”






——————————————————


END






结尾的话:其实他俩早就结婚了,就是每年都要拉着身边的人演这么一回,两个幼稚鬼23333





评论
热度(402)
  1. 一场秋雨一场寒宜尔哈 转载了此文字
    可爱到爆炸XXXXXD
  2. 乱序和宜尔哈 转载了此文字

© 一场秋雨一场寒 | Powered by LOFTER